行業(yè)新聞

實(shí)施生活飲用水衛生新標準 推動(dòng)供水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——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2022)解讀

發(fā)布日期:2022-06-23 11:32  瀏覽次數:3803


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城鎮水務(wù)與工程研究分院副院長(cháng) 張志果


  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)是我國開(kāi)展飲用水水質(zhì)監督管理的重要依據?,F行的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2006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原標準”)自2007年7月1日實(shí)施以來(lái),已近15年,對提升我國飲用水水質(zhì)、保障飲用水水質(zhì)安全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面對我國發(fā)展形勢的新變化、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和原標準實(shí)施過(guò)程中出現的新問(wèn)題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適時(shí)對原標準進(jìn)行了修訂,并于2022年3月5日發(fā)布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2022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新標準”),將于2023年4月1日正式實(shí)施。

一、落實(shí)標準化改革有關(guān)要求

  為落實(shí)黨中央、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深化標準化工作改革、加強技術(shù)標準體系建設的有關(guān)要求,2015年3月,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《深化標準化工作改革方案》,提出了標準化改革的總體要求、改革措施、組織實(shí)施等。2018年1月1日,修訂后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標準化法》正式實(shí)施,并明確規定,對保障人身健康和生命財產(chǎn)安全、國家安全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安全以及滿(mǎn)足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管理基本需要的技術(shù)要求,應當制定強制性國家標準;國務(wù)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(mén)負責強制性國家標準的立項、編號和對外通報。

  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的修訂是在我國深化標準化改革的背景下進(jìn)行的,落實(shí)了標準化改革的有關(guān)要求。從涉及范疇看,飲用水事關(guān)人民群眾人身健康和生命安全,事關(guān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和社會(huì )穩定大局,新標準延續原標準屬性,屬于強制性國家標準;從發(fā)布主體看,原標準的發(fā)布主體是衛生部和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(huì ),新標準的發(fā)布主體為國家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總局和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(huì );從標準的內容看,新標準刪除了原標準第9章中關(guān)于各級衛生部門(mén)職責、供水單位開(kāi)展水質(zhì)檢測等有關(guān)工作層面的要求,弱化了部門(mén)色彩,使新標準更加聚焦在技術(shù)要求層面。

二、縮小城鄉飲用水水質(zhì)標準差距

  近年來(lái),我國農村人居環(huán)境顯著(zhù)改善,人民群眾對提升飲用水質(zhì)量的需求也日益強烈?!吨腥A人民共和國國民經(jīng)濟和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第十四個(gè)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》提出:要健全城鄉基礎設施統一規劃、統一建設、統一管護機制,推進(jìn)城鄉基本公共服務(wù)標準統一、制度并軌;到2035年,城鄉區域發(fā)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顯著(zhù)縮小。

  在原標準中,將小型集中供水定義為農村日供水在1000立方米以下(或供水人口在1萬(wàn)人以下)的集中供水,并指出小型集中供水和分散供水因條件限制時(shí),適當放寬了部分水質(zhì)指標對菌落總數、砷、氟化物等14項指標的要求。在新標準中,將小型集中供水定義為設計日供水量在1000立方米以下或供水人口在1萬(wàn)人以下的集中供水,刪除了“農村”,取消了地域限定;用“設計日供水量”替代“日供水量”,避免日用水量波動(dòng)引起的標準適用范圍不一致問(wèn)題,更為準確;同時(shí),新標準指出,當小型集中式供水和分散式供水因水源與凈水條件受限時(shí),可對菌落總數、氟化物、硝酸鹽(以N計)、渾濁度4項指標適當放寬??梢钥闯?,新標準對小型集中供水和分散供水的水質(zhì)要求更高,但水質(zhì)標準差距的縮小與水質(zhì)差距的縮小之間還需要開(kāi)展大量工作,農村飲用水水質(zhì)提升面臨新挑戰、新機遇。

三、水質(zhì)指標的重分類(lèi)、新調整

  新標準將原標準中的“非常規指標”調整為“擴展指標”,以反映地區生活飲用水水質(zhì)特征及在一定時(shí)間內或特殊情況的水質(zhì)特征。指標數量由原標準的106項調整為97項,包括常規指標43項和擴展指標54項。與原標準相比,新標準的變化主要有以下幾個(gè)方面:

  更加關(guān)注感官指標。色度、渾濁度、臭和味等指標與飲用水時(shí)的口感、舒適度密切相關(guān)。近年來(lái),受水污染影響,部分水源在特定條件下發(fā)生藻類(lèi)暴發(fā)等情況,造成飲用水中臭和味超標,影響水質(zhì)安全。研究表明,藻類(lèi)暴發(fā)往往導致2-甲基異莰醇、土臭素等物質(zhì)的產(chǎn)生,且這兩項指標嗅閾值較低,當水體中濃度超過(guò)嗅閾值(10ng/L)時(shí)可導致飲用水產(chǎn)生令人極為敏感的臭味,影響水體感官。因此,新標準增加了上述兩項感官指標作為擴展指標。

  更加關(guān)注消毒副產(chǎn)物。水中的部分有機物在與氯及氯制劑、臭氧等消毒劑反應時(shí),會(huì )生成具有致癌、致畸、致突變風(fēng)險的消毒副產(chǎn)物。為有效控制消毒副產(chǎn)物,世界衛生組織和各國相繼出臺有關(guān)法律或標準。我國在《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85)中,提出了氯仿的控制限值?!讹嬘盟l生標準》(GB5749-2006)豐富了消毒副產(chǎn)物的檢測指標,在常規指標與非常規指標中共涉及14項消毒副產(chǎn)物指標。新標準進(jìn)一步將檢出率較高的一氯二溴甲烷、二氯一溴甲烷、三溴甲烷、三鹵甲烷、二氯乙酸、三氯乙酸6項消毒副產(chǎn)物指標從非常規指標調整到常規指標,以加強對上述指標的管控。同時(shí),考慮到氨(以N計)的濃度對消毒劑的投加有較大影響,將其從非常規指標調整到常規指標。

  更加關(guān)注風(fēng)險變化。新標準根據水源風(fēng)險變化和近年來(lái)的工作實(shí)踐對指標做了調整,體現在“一增一減”。一方面,增加了乙草胺和高氯酸兩項擴展指標:其中,乙草胺是目前我國使用量最大的除草劑之一,在我國的使用歷史有20多年,具有明顯的環(huán)境激素效應,能夠造成動(dòng)物和人的蛋白質(zhì)、DNA損傷,脂質(zhì)過(guò)氧化;高氯酸鹽廣泛應用于煙火、軍工、燃料、航天、紡織、冶煉等行業(yè),對甲狀腺功能有較強的干擾作用,影響人體發(fā)育。另一方面,對我國多年前已禁止生產(chǎn)使用的物質(zhì),結合近年來(lái)的檢出情況,新標準將三氯乙醛、硫化物、氯化氰(以CN-計)、六六六(總量)、對硫磷、甲基對硫磷、林丹、滴滴涕、甲醛、1,1, 1-三氯乙烷、1,2-二氯苯、乙苯12項指標從標準正文中刪除,由原標準的常規/非常規指標調整至新標準;將硒、四氯化碳、揮發(fā)酚、陰離子合成洗滌劑4項指標從常規指標調整到擴展指標;此外,考慮大腸埃希氏菌比耐熱大腸菌群有更強的指示作用,將耐熱大腸菌群這一指標徹底刪除;水質(zhì)參考指標由原標準的28項調整為55項。上述調整,有利于提高水質(zhì)管控的精準性,有利于避免各地在部分檢出率較低的指標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有利于部分指標風(fēng)險較高的區域視本地情況開(kāi)展持續的評估、監測。

  提高部分指標限值。新標準調整了標準正文中8項指標的限值,包括硝酸鹽(以N計)、渾濁度、高錳酸鹽指數(以O2計)、游離氯、硼、氯乙烯、三氯乙烯、樂(lè )果。與原標準相比,一是取消了在水源或凈水條件限制時(shí)部分指標限值的放寬,如,硝酸鹽(以N計)地下水源限制時(shí)為20mg/L、渾濁度在水源與凈水條件限制時(shí)為3NTU、耗氧量(CODMn法)在原水>6mg/L時(shí)為5mg/L;二是提高指標限值,如,廠(chǎng)水中游離氯余量的上限值從4mg/L調整為2mg/L,氯乙烯的限值由0.005mg/L調整為0.001mg/L,三氯乙烯的限值由0.07mg/L調整為0.02mg/L,樂(lè )果的限值由0.08mg/L調整為0.006mg/L。此外,考慮我國硼元素的分布及其在人體內的代謝速度,硼的標準限值從0.5mg/L放寬至1mg/L(歐盟1mg/L,世界衛生組織2.4mg/L)。

四、對供水行業(yè)的影響

 ?。ㄒ唬┰黾觾羲杀?,對供水系統運維提出更高要求。

  水處理成本取決于最嚴格指標的控制成本。此次標準修訂,盡管指標總數上比原標準減少,但指標的要求更高,將導致供水企業(yè)生產(chǎn)運營(yíng)成本的增加,尤其是對經(jīng)濟欠發(fā)達地區、水源條件不好、管理水平較差的中小型水廠(chǎng)形成較大的壓力,具體表現在:一是高氯酸鹽、乙草胺2項指標的存在水平、工藝去除情況目前尚不完全掌握,缺乏實(shí)際運行的數據積累;二是將一氯二溴甲烷等6項消毒副產(chǎn)物指標和氨(以N計)從非常規指標調整到常規指標,同時(shí)對硝酸鹽(以N計)、高錳酸鹽指數等7項指標規定了更為嚴格的限值,對水廠(chǎng)的凈水工藝特別是消毒劑的精準投加、供水管網(wǎng)質(zhì)量及穩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;三是供水行業(yè)檢測能力適配新標準的時(shí)間較短,同時(shí),由于新標準中沒(méi)有水質(zhì)檢測指標、頻率的相關(guān)條款,易造成地方在執行標準時(shí)的尺度不統一。

 ?。ǘ┧此|(zhì)標準與新標準指標不匹配問(wèn)題仍然突出。

  修訂后的標準增加了5.3條款,提出當水源水質(zhì)不能滿(mǎn)足《地表水環(huán)境質(zhì)量標準》GB3838和《地下水質(zhì)量標準》(GB/T14848-2017)有關(guān)要求,但限于條件限制需加以利用時(shí),應采用相應的凈化工藝進(jìn)行處理,處理后的水質(zhì)應滿(mǎn)足本文件要求。GB3838已發(fā)布20余年,在水環(huán)境狀況、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條件已發(fā)生巨大變化的情況下,一直未做相應調整,而期間GB5749已修訂兩次,GB5749的26項指標(不含消毒劑及消毒副產(chǎn)物)在GB3838中沒(méi)有體現,有可能會(huì )出現水源水質(zhì)“合格”但凈水工藝難以處理的局面。

五、有關(guān)建議

 ?。ㄒ唬┘涌煸O施改造與管理提效,推動(dòng)建立高質(zhì)量供水體系。

  各地應對照新標準開(kāi)展供水水質(zhì)自評估,對達不到新標準要求的,應從設施質(zhì)量、運維水平、監管效力等維度剖析原因:對由于設施落后造成的,應制定水廠(chǎng)改造升級計劃,統籌推進(jìn)公共供水管網(wǎng)漏損控制等工作,逐步建立高質(zhì)量供水設施體系;對由于運維水平偏低造成的,應加強技術(shù)人員與管理人員的專(zhuān)業(yè)培訓,完善企業(yè)內部運維制度和激勵機制,充分運用信息化、智慧化手段,逐步建立精細化供水系統運維體系;對由于供水管理造成的,應進(jìn)一步明確部門(mén)職責分工,完善城市供水管理的規章制度,提高政府監管能力和服務(wù)企業(yè)、群眾的效能,逐步建立高標準供水管理體系。

 ?。ǘ┘訌姍z測能力與應急能力建設,保障供水安全。

  要進(jìn)一步完善國家城市供水水質(zhì)監測網(wǎng)建設,提高中心站、國家站和地方站和供水企業(yè)的檢測水平,加強城市供水監測、預警能力。各地應依據本地水源風(fēng)險、設施水平等條件,盡快確定擴展指標,并按照《城市供水水質(zhì)標準》(CJ/T206)確定采樣點(diǎn)、檢驗項目和頻率。要進(jìn)一步加強風(fēng)險意識、底線(xiàn)意識,完善供水應急預案,加強供水應急能力建設,提高供水安全保障水平。

 ?。ㄈ┩晟乒┧畠r(jià)格機制,推動(dòng)供水行業(yè)可持續發(fā)展。

  部分城市長(cháng)期甚至十幾年不調整供水價(jià)格,水價(jià)倒掛嚴重,既不利于節水,也造成企業(yè)沒(méi)有更多力量對供水設施進(jìn)行升級改造,影響供水品質(zhì)。要落實(shí)《城鎮供水價(jià)格管理辦法》和《城鎮供水定價(jià)成本監審辦法》,完善居民階梯水價(jià)制度,充分發(fā)揮價(jià)格機制在水資源節約、用水需求調節方面的作用,抑制不合理的用水需求。城市供水價(jià)格監管周期原則上為3年,經(jīng)測算需要調整供水價(jià)格的,應及時(shí)調整到位,價(jià)格調整幅度較大的,可以分步調整到位。

 ?。ㄋ模┘涌煜嚓P(guān)標準修訂,保障標準之間銜接順暢。

  城市凈水設施涉及眾多工藝流程,各流程之間存在科學(xué)的、密切的耦合關(guān)系。建成投用后,盡管可以對工藝運行參數優(yōu)化調整,但這種調整是有限度的。凈水廠(chǎng)不是“萬(wàn)能廠(chǎng)”,只有在水源水質(zhì)達標的情況下,凈水廠(chǎng)出廠(chǎng)水水質(zhì)才有保障。建議盡快對GB3838進(jìn)行修訂,切實(shí)強化對水源保護區尤其是一級水源保護區水質(zhì)保護,確保水源水質(zhì)標準與飲用水衛生標準相銜接。同時(shí),加緊修訂相關(guān)行業(yè)標準,進(jìn)一步明確對水源水質(zhì)、水質(zhì)檢測、水質(zhì)凈化、水質(zhì)管理等方面的要求。

 

摘自 《中國建設報》 2022.04.12

鏈接:https://www.mohurd.gov.cn/gongkai/fdzdgknr/zcjd/202204/20220412_765610.html